在线咨询
0311-80696656
在线留言
扫描关注三农在线
职业农民越来越有吸引力
来源:中国农村网
时间:2018-02-08
分享:
导读:一批想务农、有经验的“老农人”观念更新 一批能创新、敢创业的“新农人”积极加入

一批想务农、有经验的“老农人”观念更新 一批能创新、敢创业的“新农人”积极加入

  职业农民越来越有吸引力

  

  从2012年到2017年,连续6个中央一号文件都对新型职业农民培育作出了部署,新型职业农民被国家寄予厚望。然而,因内生动力总体不足和农村基础设施条件较差等因素,新型职业农民的发展面临基础不牢、人员不稳定等问题。专家建议,要对新型职业农民给予更多关怀,支持其享受创新创业扶持政策,有条件的地方,应支持新型职业农民参加城镇职工养老、医疗等社会保障,解决其后顾之忧

  “‘70后’不愿种地,‘80后’不会种地,‘90后’不谈种地。”这句话道出了当前“谁来种地”“怎么种地”的隐忧。从2012年到2017年,连续6个中央一号文件都对新型职业农民培育作出了部署,新型职业农民被国家寄予厚望。那么,什么样的农民可称为新型职业农民?其发展现状如何,又该如何培育和扶持?

  怎样认定?

  以务农为安身立命之本

  职业农民具有高度的稳定性,以农业作为主要收入来源,把务农作为终身职业

  “职业农民具有高度的稳定性,以农业作为主要收入来源,把务农作为终身职业。”四川省崇州市农技中心主任刘波常年跟新型职业农民打交道,他说,在市场规律作用下,高素质劳动力会向劳动力定价高、工作环境好的地方流动。在他看来,国家提出培育新型职业农民,就是要让务农有吸引力,职业农民收入要达到或超过可能从事二三产业获得的务工收入。从实践来看,新型职业农民大致从“老农”和“新农”两类人群中产生。

  一批想务农、有经验的“老农”转变观念提升技能,成为现代农业的主力军。刘丰春是江西省吉安市泰和县苏溪镇上彭村村民,丰颍稻业合作社理事长。提起测土配方施肥、无人机喷药、互联网营销,他样样精通。靠这些本领,他从普通农民成长为年产值5000多万元的合作社的理事长。“我每年都去南昌听教授们讲课,学习水稻种植、肉牛养殖等新技术。”谈起自己的经历,刘丰春很是感慨。合作社在他的带领下,现有239户社员,年产粮1万吨,大米借助电商平台销往全国。

  一批能创新、敢创业的“新农”加入职业农民队伍,成为乡村振兴的新力量。1988年出生的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新型职业农民谷浩,从上海海洋大学农林经济专业毕业后返乡创业,承包养殖水面300亩,成为旧鱼塘里的新渔民。“农业是百年产业,投身农业要掌握技能,更要耐得住性子。”他创新四大家鱼混养模式,实现单位面积养殖产量和效益翻番,带动周边100多个养殖户亩均效益增加1000元以上。如今,“互联网+”现代农业等新业态新模式催生一批大学生、返乡农民工和退伍军人加入新型职业农民队伍。

  农民是现代农业发展的主体,农民职业化是农业基本现代化的重要指标。按照发达国家的标准,通常耕地的80%靠职业农民来耕种,农业产值的50%是由职业农民贡献。照此标准,我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任重而道远。2017年,全国培育新型职业农民100万人以上。目前,全国有1500余万名新型职业农民。农业部印发的《“十三五”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发展规划》提出,到2020年,我国新型职业农民要发展到2000万人。

  如何培育?

  把脚印留在田间地头

  从东南沿海到西北边陲,实训基地、农民田间学校、创业孵化基地、综合类基地遍地开花

  在泰和县,像刘丰春这样的新型农民大有人在,他们懂技术、善经营、会管理。其产生除了靠他们自身在市场中摸爬滚打外,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程功不可没。近年来,当地把种养大户、返乡青年等作为重点对象,依托职业技术学校、农广校等机构,结合当地特色产业,分层分类设置培育内容,创新开展田间实地教学,让一大批农民实现由身份型向职业型的转变。目前,该县拥有农业社会化组织带头人425人,农村技能人才8894人,农村经营型人才3750人。

  “从培训到培育虽然只有一字之差,但体现了制度上的创新。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是一项长期工程,已经由以往单一的技术培训拓展到技能培训和经营管理并重,延伸到培训后的认定管理、跟踪服务,还有扶持政策的跟进落实。”农业部科技教育司司长廖西元说,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程的实施范围已从2014年的2个示范省、14个示范市、300个县扩大到目前的8个省、30个市和2000多个农业县(团、场)。

  2452所农业广播电视学校、541所农业职业院校、15.1万个农技推广机构、430万个新型农业经营主体、7万名培训教师……这是我国农业科技教育的基本力量,也是培育全国1500余万名新型职业农民的主力队伍。目前,初级、中级、高级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制度框架基本建立,全国70%以上的示范县基本建立起完整的培育框架。

  “农广校发挥着定向培养职业农民的主体作用”,中央农业广播电视学校有关负责人说,农广校不是一所普通意义上的学校,是农民教育培训的专门机构和全国体系,在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上肩负着特殊的使命。新年伊始,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农广校校长王留标自信满满,“今年县农广校围绕职业农民本身的性质、特点、规律推进精准培育,讲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第一课,受到农民的广泛欢迎”。

  如今,从东南沿海到西北边陲,实训基地、农民田间学校、创业孵化基地、综合类基地遍地开花。目前,登记入库的基地总数达到8847个。其中,实训基地5268个、农民田间学校2008个、创业孵化基地207个、综合类基地1364个。以互动式、参与式、启发式为教学理念的农民田间学校,为农民提供了就近就地现场教学的场所,畅通了农民培育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  怎么扶持?

  用机制创新破解难题

  农业部提出,将在园区建设、涉农信贷、农业保险三方面加大对新型职业农民的扶持

  让农民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新型职业农民队伍建设还面临不少困难。从外部环境来看,农村劳动力特别是青壮年劳动力留农务农的内生动力总体不足,新型职业农民队伍发展面临基础不牢、人员不稳定等问题。由于农民身份的限制,加上长期以来农村基础设施条件较差,教育、医疗等公共服务欠缺,使得有能力的青年大多致力于“跳出农门”。

  从新型职业农民自身来说,成长也不是一帆风顺。他们遇到的第一个较普遍的难题是规模与效益。传统作物区扩大规模有困难,高效作物产区也有租地难。湖北宜都是有名的柑橘产地,一亩柑橘收益近万元,橘农都愿意守着几亩柑橘地,大户希望扩大种植规模,但比较难。“没有规模,既难以保证产量,效益也上不去。”宜都市红花套柑橘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陈世贵说。

  贷款难、融资贵是新型职业农民必须面对的另一道坎。宜都市共发茶叶合作社负责人曹光新介绍,合作社有3080户茶农,由于贷不到款,每到收购季节都靠农户间借贷,影响了合作社发展。他说,只要100万元贷款就能解决很大问题,但银行对贷款抵押物要求高。此外,农业风险保障不足、农田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也影响了新型职业农民队伍的壮大。

  2017年12月,农业部提出,将在园区建设、涉农信贷、农业保险三方面加大对新型职业农民的扶持。支持新型职业农民和新型经营主体参与现代园区建设。综合运用税收、奖补政策,创新产品和服务,加大对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的信贷支持。完善农业再保险体系和大灾风险分散机制,降低新型职业农民的生产风险。

  专家建议,要对新型职业农民给予更多关怀,支持其享受创新创业扶持政策,包括产业扶持、财政补贴、金融保险、人才奖励激励等政策措施。有条件的地方,支持新型职业农民参加城镇职工养老、医疗等社会保障,解决其后顾之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