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咨询
0311-80696656
在线留言
扫描关注三农在线
长沙劫难:那年那火那个电报里的疏忽
来源:本网
时间:2017-07-06
分享:
导读:文|王子铭(华东师大) 这几天湘江水涨,橘子洲淹,千年古城长沙陷入一片内涝之中。除了水灾,这座城市还经历过一场更严重的火灾,3000余人(一说3万)死亡、5.6...

  文|王子铭(华东师大)

  这几天湘江水涨,橘子洲淹,千年古城长沙陷入一片内涝之中。除了水灾,这座城市还经历过一场更严重的火灾,3000余人(一说3万)死亡、5.6万房屋被毁,全城90%以上的区域化为灰烬。这就是震惊中外的文夕大火。

  

  水漫橘子洲

  危急中的焦土政策

  随着日寇的步步紧逼,1938年10月25日武汉沦陷。曾经是淞沪会战、南京保卫战等重大战役的后方长沙,一下子变成了战争的最前线。11月8日日军进入湖南境内,并开始大规模轰炸长沙、衡阳等地。9日临湘失守、11日岳阳沦陷。长沙防守局势十分危急。

  武汉沦陷后大批工厂、物资以及伤病和难民迁入长沙。为了不让日军获得长沙大量的军事物资,国民党政府决定实施焦土政策。所谓焦土政策是指当敌人进入某处之前,破坏任何敌方可资利用的东西,包括破坏交通、通讯设施和工业资源、烧毁粮食等等。中国古代叫这种战术为坚壁清野,沙俄曾用焦土政策赶走了拿破仑,日本在华北进行的“三光政策”也是焦土政策的一种。此时国民党制定了敌军进入城郊30华里(15公里)以内则实行焦土政策的策略,以进行积极防御。

  11月12日上午,时任湖南省主席的张治中接到委员长侍从室副主任林蔚来电:“奉委座谕,我们对长沙要用焦土政策。”随后,蒋介石发来电报:“限一小时到,长沙张主席。密。长沙如失陷,务将全城焚毁,望事前妥密准备,勿误!中正文侍参”。

  

  “和平将军”张治中

  张治中立即要求长沙警备司令酆悌、湖南省保安处长徐权制定出具体焚城计划。下午计划出炉:首先,必须在我军从汨罗江撤退后,等待命令实施;其次,举火前必须放空袭警报,紧急警报,等待群众离开居所后方可实行。张治中与二人约定,见市内的天心阁起火便是放火焚城的信号。因为酆悌手下的警卫团和保安大队多是长沙本地人,怕他们不忍心焚城,张特意嘱咐他向手下宣传焦土抗战的思想。

  大火竟起于电报的疏忽

  11月13日凌晨,城中的天心阁突然失火。自卫团的士兵们立刻带头把自家房屋烧毁。更多的士兵看到以为是放火信号,大声疾呼“放火了”。随即动手,使用高压水枪喷射汽油,在多条街道放火。霎时间,整个长沙城变为了一片火海。因为起火时间恰值凌晨,大多数人还在梦乡之中,根本无法逃离火城。

  

  大火中的长沙

  其实至11月12日,日军刚刚到达岳阳南端的新墙河与国军对峙,新墙河距离长沙有250里之遥。长沙周边还有10多万国军严防死守,日军想在短期之内突破防线,兵邻长沙并非易事。国民党政府虽然有焦土政策的安排,但也没有立刻放火焚城的命令下来。

  原来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,竟是国军译电员的疏漏。译电员将前线传来的“新墙河”漏译了一个“墙”字,变成了距离长沙只有12里的新河。首先获得此消息的长沙民兵自卫队,在没有得到指示的情况下擅自放火。警卫司令部看见起火以为是信号,遂在全城放火。

  

  全城90%以上区域被毁

  如前所述,从高压水枪中喷出的不是水,而是汽油。因为早就有焦土政策,所以消防队也都将消防车的水放掉换成汽油。当发现事情不对时,消防队已经来不及入城救火,大火也无法扑灭。国民政府遂选择弃城,让大火自行熄灭。就这样,大火整整烧了五天五夜。因为起火那天(12日)的电报代日韵目(为节省字数而用韵目代替日期的电报使用方法)为“文”,事件又发生在夜里(夕),史称“文夕大火”。

  

  劫后的长沙

  二战中损失最严重的城市

  为了焚毁重要部门,大火首先从省政府、警察局等政府机关放起。随后又点燃了医院、学校等单位,最后挨家挨户烧毁民居。十余家银行、40多家工厂被毁。湘绣业40家企业全部毁灭。长沙作为全国四大米市之一,190余家碾米厂、米栈只剩下12家半。除湘雅医院外其余所有医院均已毁灭。长沙作为2000余年城址不变的古城,地面文物几乎湮灭,历史传承中断。

  具统计,大火造成经济损失10亿多元(法币),占长沙经济总值43%。长沙也因此与斯大林格勒、广岛、长崎共同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损坏最严重的城市,文夕大火与花园口决堤、重庆防空洞惨案成为抗日战争史上三大惨案。

  

  2005年天心阁下立下文夕大火警世钟

  事件发生后,蒋介石于11月16日晚间到达长沙,目睹了长沙的惨状后,对张治中、陈诚说:“长沙焚毁,精神上之打击,千百倍于战败之痛苦,可耻可悲,莫此为甚。”决定严肃追究大火责任。

  国民政府立即在二十军军部设立军事法庭,11月18日,判处长沙警卫司令酆悌、警备二团团长徐琨与长沙警察局长文重孚三人死刑。张治中撤职查办,后调任军事委员会政治部主任。但迫于舆论压力和长沙民众的愤怒,张于12月30日递交了辞呈。

  日军趁此机会大肆进行舆论宣传,将大火的照片空投至劫后的长沙城中,上书“请看是谁杀人放火”,企图动摇民心。1939年9月开始日军先后四次发动长沙会战,国军奋力抵挡三次,1944年6月19日,文夕大火近6年后,长沙沦陷。如果没有这场大火,长沙或许能够坚持到抗战胜利。

  

  如今的天心阁

  一场大火磨砺一座城市,如今的内涝更仅是暂时的。岳麓山上,弦歌不绝;火宫殿内,大快朵颐,才是这座城市的真实本色。